<track id="j7lll"></track><address id="j7lll"><pre id="j7lll"></pre></address>

      <pre id="j7lll"><ruby id="j7lll"><b id="j7lll"></b></ruby></pre>

        1. 首頁>詩詞 > 詩詞
        2. 唐詩形式的歌曲

          1. 以唐詩為歌詞的流行歌曲

          王菲 《水調歌頭》鄧麗君《在水一方》毛寧《濤聲依舊》廖百威《白云深處》李進《巴山夜雨》毛寧《大浪淘沙》吳滌清《煙花三月》《朝云暮雨》王力宏《花田錯》劉德華最近的MV《繼續談情》中也加入了粵劇元素,曲風悲愴雅致,歌詞更唱出“淚似簾外雨點滴到天明”這句經典的粵曲唱詞。

          《新鴛鴦蝴蝶夢》——部分選自李白的“抽刀斷水水更流” 1、寂寞沙洲冷 詞:陳信榮曲:周傳雄 ------ 自你走后心憔悴 白色油桐風中紛飛 落花似人有情這個季節 河畔的風放肆拼命地吹 不斷撥弄離人的眼淚 那樣濃烈的愛再也無法給 傷感一夜一夜 當記憶的線纏繞過往支離破碎 是慌亂占據了心扉 有花兒伴著蝴碟 孤燕可以雙飛 夜深人靜獨徘徊 當幸福戀人寄來紅色分享喜悅 閉上雙眼難過頭也不敢回 仍然撿盡寒枝不肯安歇微帶著后悔 寂寞沙洲我該思念誰 卜算子 黃州定惠院寓居作 缺月掛疏桐,漏斷人初靜。時見幽人獨往來,縹緲孤鴻影。

          驚起卻回頭,有恨無人省。揀盡寒枝不肯棲,寂寞沙洲冷。

          這方面成功的例子不少,最有名的是一張《淡淡幽情》的專輯,其中收錄了李煜的《相見歡》(無言獨上戲樓),蘇軾的《水調歌頭》(明月幾時有),范仲淹的《蘇幕遮》(碧云天,黃葉地),秦少游的《桃園憶故人》(玉樓深鎖多情種),聶勝瓊的《鷓鴣天》(玉慘花愁出鳳城),李煜的《烏夜啼》(林花謝了春紅)和《虞美人》,歐陽修的《玉樓春》(別后不知君遠近),朱淑真的《生查子》(去年元夜時,花市燈如晝)(這個瓊瑤也用過,用在她為《煙鎖重樓》還是《新月格格》所寫的插曲《鴛鴦錦》里,柳詠的《雨霖鈴》,辛棄疾的《丑奴兒》(少年不識愁滋味),李之儀的《卜算子》(我住長江頭,君住長江尾)等,有臺灣名聲卓著的曲作家古月、劉家昌、翁清溪、陳楊等譜曲,曲與詞可謂珠聯璧合,相得益彰,是這張專輯成為現代音樂史上足以傳頌的極品,《音像世界雜志》曾將該片評為“十張最適合在夜晚用心聆聽的專輯”。這張專輯里最有名的兩首,一個是李煜的《〈虞美人〉(“春花秋月何時了,往事知多少”),一個就是后來王菲翻唱的《但愿人長久》,那倒是對這首古典佳作現代版詮釋了。

          這首詞其實在大陸也有多個譜曲版本,映象最深的是在83、84年播出的電視連續劇《武松》中,張都監家的丫鬟,后來為武松跳樓的那個,就曾彈唱了這一曲。但這些多屬于聲樂作品的范疇,與流行隔著一段距離。

          但從另一個角度上,說明了經典詩詞與音樂的融合性。我們再來換一個角度,流行歌曲多表現一種通俗文化,而古典詩詞的介入,恰好將其雅的一面也推到了眾人面前,也正說明了,藝術其實并無雅與俗不可逾越之鴻溝,關鍵在于融合的手段了。

          要說的是,很多拿來主義的詩詞歌曲,較為普遍地被運用在反映一些歷史題材的影視作品中,恰到好處來表現或烘托劇中人物的一種情緒或胸懷。大家比較熟悉的有岳飛的《滿江紅》,在電視連續劇《射雕英雄傳》和其他一些與岳飛相關的影視作品中都曾被譜曲配唱,最有名的可能要數張明敏的那個版本到了。

          香港的武俠劇和歷史劇中是最愛用這類作品的。而大陸方面,則多在表現某一主題的文藝活動中,喜歡講一些相關的唐詩宋詞譜曲演唱,比如孟郊的《游子吟》等,來表現一種既定的主題,籍詩詞的影響力與歌曲的感染力來引導聽眾進入狀態,從而受到預定的效果。

          另外一首廣為傳唱的則是徐小鳳的那首《別亦難》,用的是李商隱的《無題》“相見時難別亦難/東風無力百花殘/春蠶到死絲方盡/蠟炬成灰淚始干”。 唐詩宋詞構成了現代流行歌曲與創作的一個重要素材來源,并成為其創作的一種表達方式. 文學創作素來講究一個廣征博引,引經據典,物為我用,從而提示其所表現主體的廣泛性.許多現代的流行詞作人,更是希望借用一些古典詩詞中的典故或內容,將其展開或以其為思路加以演繹,繼而展現一段現代的故事情感。

          這方面最為突出的有兩個人,一是臺灣的瓊瑤,她的很多歌詞里都喜歡借用一些唐詩宋詞中的名句,如“才下眉頭,卻上心頭”,“庭院深深幾許”,“青山依舊在,幾度夕陽紅”等,這與她一貫苦惱經營的古典婉約女子的形象是十分吻合的,也非常配合她所創作出的各種形象,一派的詩情畫意,不食人間煙火狀。 另一個是大陸的陳小奇,他是大陸歌壇嶺南派創作人的領軍人物。

          他又一個頗有吳市影響的的“濤聲依舊三部曲”,《濤聲依舊》(毛寧)、《白云深處》(廖百威)和《巴山夜雨》(李進),單從歌名上來看,已經是和古詩詞有扯不斷的聯系了?!稘曇琅f》中他分別用到張繼的《楓橋夜泊》(“留下一盞漁火讓它停泊在楓橋邊”,“月落烏啼總是千年的風霜”),《白云深處》則分別用到“白云深處有人家”還有杜牧的《山行》(“坐在路口對著夕陽西下,白云深處沒有你的家,你說你喜歡這楓林景色,其實這霜葉也不是當年的二月花”,“等車的你走不出你心中的那幅畫,卷起這片秋色才能找到你的春和夏”,“等車的你為什么還慘不破這一霎那?別為一首歌把你的心唱啞”。

          后來他又寫了《煙花三月》,《朝云暮雨》(均為吳滌清演唱),還有一首毛寧的《大浪淘沙》,。

          2. 以古詩為歌曲的流行歌曲

          王菲 《水調歌頭》鄧麗君《在水一方》毛寧《濤聲依舊》廖百威《白云深處》李進《巴山夜雨》毛寧《大浪淘沙》吳滌清《煙花三月》《朝云暮雨》王力宏《花田錯》劉德華最近的MV《繼續談情》中也加入了粵劇元素,曲風悲愴雅致,歌詞更唱出“淚似簾外雨點滴到天明”這句經典的粵曲唱詞。

          《新鴛鴦蝴蝶夢》——部分選自李白的“抽刀斷水水更流” 1、寂寞沙洲冷 詞:陳信榮曲:周傳雄 ------ 自你走后心憔悴 白色油桐風中紛飛 落花似人有情這個季節 河畔的風放肆拼命地吹 不斷撥弄離人的眼淚 那樣濃烈的愛再也無法給 傷感一夜一夜 當記憶的線纏繞過往支離破碎 是慌亂占據了心扉 有花兒伴著蝴碟 孤燕可以雙飛 夜深人靜獨徘徊 當幸福戀人寄來紅色分享喜悅 閉上雙眼難過頭也不敢回 仍然撿盡寒枝不肯安歇微帶著后悔 寂寞沙洲我該思念誰 卜算子 黃州定惠院寓居作 缺月掛疏桐,漏斷人初靜。時見幽人獨往來,縹緲孤鴻影。

          驚起卻回頭,有恨無人省。揀盡寒枝不肯棲,寂寞沙洲冷。

          這方面成功的例子不少,最有名的是一張《淡淡幽情》的專輯,其中收錄了李煜的《相見歡》(無言獨上戲樓),蘇軾的《水調歌頭》(明月幾時有),范仲淹的《蘇幕遮》(碧云天,黃葉地),秦少游的《桃園憶故人》(玉樓深鎖多情種),聶勝瓊的《鷓鴣天》(玉慘花愁出鳳城),李煜的《烏夜啼》(林花謝了春紅)和《虞美人》,歐陽修的《玉樓春》(別后不知君遠近),朱淑真的《生查子》(去年元夜時,花市燈如晝)(這個瓊瑤也用過,用在她為《煙鎖重樓》還是《新月格格》所寫的插曲《鴛鴦錦》里,柳詠的《雨霖鈴》,辛棄疾的《丑奴兒》(少年不識愁滋味),李之儀的《卜算子》(我住長江頭,君住長江尾)等,有臺灣名聲卓著的曲作家古月、劉家昌、翁清溪、陳楊等譜曲,曲與詞可謂珠聯璧合,相得益彰,是這張專輯成為現代音樂史上足以傳頌的極品,《音像世界雜志》曾將該片評為“十張最適合在夜晚用心聆聽的專輯”。這張專輯里最有名的兩首,一個是李煜的《〈虞美人〉(“春花秋月何時了,往事知多少”),一個就是后來王菲翻唱的《但愿人長久》,那倒是對這首古典佳作現代版詮釋了。

          這首詞其實在大陸也有多個譜曲版本,映象最深的是在83、84年播出的電視連續劇《武松》中,張都監家的丫鬟,后來為武松跳樓的那個,就曾彈唱了這一曲。但這些多屬于聲樂作品的范疇,與流行隔著一段距離。

          但從另一個角度上,說明了經典詩詞與音樂的融合性。我們再來換一個角度,流行歌曲多表現一種通俗文化,而古典詩詞的介入,恰好將其雅的一面也推到了眾人面前,也正說明了,藝術其實并無雅與俗不可逾越之鴻溝,關鍵在于融合的手段了。

          要說的是,很多拿來主義的詩詞歌曲,較為普遍地被運用在反映一些歷史題材的影視作品中,恰到好處來表現或烘托劇中人物的一種情緒或胸懷。大家比較熟悉的有岳飛的《滿江紅》,在電視連續劇《射雕英雄傳》和其他一些與岳飛相關的影視作品中都曾被譜曲配唱,最有名的可能要數張明敏的那個版本到了。

          香港的武俠劇和歷史劇中是最愛用這類作品的。而大陸方面,則多在表現某一主題的文藝活動中,喜歡講一些相關的唐詩宋詞譜曲演唱,比如孟郊的《游子吟》等,來表現一種既定的主題,籍詩詞的影響力與歌曲的感染力來引導聽眾進入狀態,從而受到預定的效果。

          另外一首廣為傳唱的則是徐小鳳的那首《別亦難》,用的是李商隱的《無題》“相見時難別亦難/東風無力百花殘/春蠶到死絲方盡/蠟炬成灰淚始干”。 唐詩宋詞構成了現代流行歌曲與創作的一個重要素材來源,并成為其創作的一種表達方式. 文學創作素來講究一個廣征博引,引經據典,物為我用,從而提示其所表現主體的廣泛性.許多現代的流行詞作人,更是希望借用一些古典詩詞中的典故或內容,將其展開或以其為思路加以演繹,繼而展現一段現代的故事情感。

          這方面最為突出的有兩個人,一是臺灣的瓊瑤,她的很多歌詞里都喜歡借用一些唐詩宋詞中的名句,如“才下眉頭,卻上心頭”,“庭院深深幾許”,“青山依舊在,幾度夕陽紅”等,這與她一貫苦惱經營的古典婉約女子的形象是十分吻合的,也非常配合她所創作出的各種形象,一派的詩情畫意,不食人間煙火狀。 另一個是大陸的陳小奇,他是大陸歌壇嶺南派創作人的領軍人物。

          他又一個頗有吳市影響的的“濤聲依舊三部曲”,《濤聲依舊》(毛寧)、《白云深處》(廖百威)和《巴山夜雨》(李進),單從歌名上來看,已經是和古詩詞有扯不斷的聯系了?!稘曇琅f》中他分別用到張繼的《楓橋夜泊》(“留下一盞漁火讓它停泊在楓橋邊”,“月落烏啼總是千年的風霜”),《白云深處》則分別用到“白云深處有人家”還有杜牧的《山行》(“坐在路口對著夕陽西下,白云深處沒有你的家,你說你喜歡這楓林景色,其實這霜葉也不是當年的二月花”,“等車的你走不出你心中的那幅畫,卷起這片秋色才能找到你的春和夏”,“等車的你為什么還慘不破這一霎那?別為一首歌把你的心唱啞”。

          后來他又寫了《煙花三月》,《朝云暮雨》(均為吳滌清演唱),還有一首毛寧的《大浪淘沙》,他是大陸詞作。

          3. 改編古詩詞的歌有什么

          《花非花》(白居易)、《杏花天影》(姜夔)、《我住長江頭》、渭城朝雨浥輕塵(忘記那首歌叫什么了,反正不是原詩名),呵呵,我一年前開始也對古詩詞歌曲很感興趣,這幾首歌我都唱過,不過這種歌一來藝術性太強,有的還是直接從古代流傳下來的譜子,并不符合大眾口味,連我自己剛開始都覺得怪怪的,其他人更是說難聽,直到現在聽多了才覺得好聽,二來演唱都很有難度,有的是用美聲唱的(如張也演唱的我住長江頭),歌曲的難度也不小,結合這兩點,可謂吃力不討好。唱古詩詞歌曲的權威有姜嘉鏘老先生,我覺得美聲唱的古詩詞改編的藝術歌曲中國味不夠,中國味夠的唱的又很不專業,姜先生可謂是結合了兩者的長處,既韻味十足又功底深厚(他是優秀的男高音歌唱家),他本人也是因唱這類歌出名的。此外,推薦你一本書,我現在在用的《中國藝術歌曲教程》,上海教育出版社,里面有不少這類歌(不全是),我現在也看到有些更好的書專門是這類歌的,你也可以去買。真羨慕你啊,我當時感興趣的時候,由于周圍沒人知道,完全自己摸索,不知浪費了多少時間,現在很高興與你分享~

          差點忘了??!還有紅樓夢系列的歌曲!絕對首首經典!如《葬花吟》《枉凝眉》《秋窗風雨夕》(這幾首歌也是我自己在唱的~),一共有十幾首,你可以搜。上面說的都是很嚴肅的藝術歌曲,很大程度上保留了古代歌曲的原貌,這幾首是今人做的,不過中國音樂特征很明顯,也是正兒八經的古詩詞歌曲,不是那種“中國風”的流行歌曲,而且廣為傳唱、為大眾所喜愛

          4. 求幾首由古典詩詞為歌詞的歌,最好有連接

          月滿西樓

          虞美人

          但愿人長久

          明月光

          雨霖鈴

          天仙子

          渭城曲

          納蘭: /play.php?song_id=1772707

          人生若只如初見:

          /play.aspx?reg_id=1548140&song_id=2438443

          蒹葭:

          /play.aspx?reg_id=1590067&song_id=2512347

          唐詩形式的歌曲

          發表評論

          登錄后才能評論
          又黄又湿啪啪响18禁动漫
            <track id="j7lll"></track><address id="j7lll"><pre id="j7lll"></pre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pre id="j7lll"><ruby id="j7lll"><b id="j7lll"></b></ruby></pre>